寵龍崁

專營《金光布袋戲》角色「乞羅八景.夢虯孫」相關~(´▽`ʃ♡ƪ)         

此處的最高宗旨就是要寵龍子!!ヽ(✿゚▽゚)ノ            
目標是就算有刀也會發糖中和的(๑•̀ㅂ•́)و✧

© 寵龍崁 | Powered by LOFTER

【王相觴】室友 2.5(第二章的番外)

※番外篇,主角們(皇淵&虯)沒戲份。登場人物:鱗王北冥封宇、師相欲星移、太子北冥觴。

※無CP、親情向、OOC、略KUSO。 原劇太虐的抒壓產物。    


※背景:現代PARO、世界和平歲月靜好、大家感情都還不錯。


※只是想寫王相家長組對孩子們的 廚廚 愛(?) (ㄏ ̄▽ ̄)ㄏ ㄟ( ̄▽ ̄ㄟ)

※王相形象略崩注意。不要太在意這篇,且PASS也沒影響XD


※又到了藍色週一~輕鬆看待就好~ヽ(✿゚▽゚)ノ


第一章傳送門:

http://qragon.lofter.com/post/1d0cadb4_12e5e4b6

第二章:網路的力量

http://qragon.lofter.com/post/1d0cadb4_ee6f7f84



第二點五章 番外篇

再度預警下王相形象會崩XD



「師相,這樣…好嗎?」北冥封宇指得當然是欲星移剛才強行掛斷電話、甚至還關機了讓北冥觴打不進來的行為。


「請王放心,太子其實只是想抱怨一下罷了,不是真有心堅持想去千歲那裡住。」欲星移提醒,「畢竟也已經安排二皇子與他同住了。」


「……也是。」有北冥華在,諒北冥觴再怎樣也不可能不從了。


「或許會打來臣這裡抱怨兩句吧,不過這也沒什麼。」欲星移想像著北冥觴氣急敗壞又拿他沒法的樣子,不禁在心中偷笑了下。


抱歉啊太子,雖然你幫忙打小報告,是該謝謝你。

但實在做得太明顯,要不是這樣,也不用直接捨棄讓夢虯孫去跟蜃虹蜺住這個「最佳方案」了。


雖然跟鰲千歲不熟也幾無私交,但欲星移估量,鱗王這個小弟,本來就跟夢虯孫走得比較近。

再從兩人都愛吃愛玩的性子來看,基本能肯定他會站在夢虯孫那兒了,是不會給他打小報告的。


不過,至少還是阻止了最不希望出現的方案就是了。

夢虯孫在「外面」的朋友……鰭鱗會的人。

如果去找他們想辦法了,無論是住誰那兒或是請誰幫忙介紹房子了,都會讓他真正難以掌握。


啊這也多虧了太子呢,要不是有他第一時間打小報告,或許夢虯孫就會被拐走了也不一定。

這樣一想,果然還是該謝謝他。



才想著,欲星移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啊,師相…」北冥封宇與欲星移都是用角色曲做來電鈴聲,因此一聽《鱗龍球》響起就知道是他的寶貝觴兒。


「請放心交給臣。」欲星移不慌不忙的接起手機,自然也是順手開了免持讓王也能聽到。


「欲星移!為什麼把我爸手機關了?你什麼意思?」北冥觴一接通電話就直接宣洩他不滿的情緒。


「啟稟太子,王正忙著處理一些重要事務,在完畢之前,請讓臣為您解釋……」欲星移突然從官腔一瞬轉換話題似的提起了自家堂弟,「其實,夢虯孫這幾天依舊在七點前起床……」


「蛤?」怎麼突然提起夢虯孫?他幾點起床關我屁事啊,北冥觴心想。


但北冥觴還來不及打斷這些廢話叫他趕緊談正事,欲星移繼續就說了下去。


「盥洗完畢後就到廚房給自己弄早餐來吃,通常吃生菜沙拉、火腿、煎蛋、三明治這類的,基本在七點半前就吃好了。接著就在院子掃地,落葉集中交給環保局清潔工回去做堆肥,其餘垃圾分類後跟前一晚整理的家庭垃圾一起拿去社區子母車丟。丟完就澆花,需要修剪整理施肥驅蟲的也會處理。」欲星移差不多一口氣把整段話說完。


「…?」等等,這種日常生活觀察似的內容……


沒給北冥觴反應的時間,欲星移繼續陳述:「隨後回家關掉千歲房間的空調,打開所有窗戶通風,期間幫他準備早餐,等他熱醒了就可以起來吃。等千歲吃完,收拾乾淨,就開始打掃家裡。大約十一點半左右開始準備午餐,煮好後兩人一起吃,聊聊天,不時說說臣的壞話。吃完收拾,清洗時倒是沒有打破碗盤過。」


「厄……」怎麼好像什麼都知道……北冥觴有點毛了。


「上午大概都是那樣,下午則會根據情況不同有所變化。不過通常千歲會午睡,所以即使出門也是他睡醒之後的事。夢虯孫這幾天都在幫千歲大掃除,這是他們約好的房租,所以基本上有空閒時間都是在打掃。」


「噢……」北冥觴也知道夢虯孫不會白白收人恩惠,雖然用打掃抵房租是不意外,但重點是,欲星移連他什麼時間做什麼都知道…?


「好在千歲也有買些不錯的工具給他用,比如無線吸塵器確實很方便…當然,千歲午睡時不用吸塵器。」欲星移忽然語氣帶笑,「不過有的東西這孩子似乎不大會用,上回拖地才弄了一身濕呢。」


「等等,你…都…知道啊…?」北冥觴突然很害怕,尤其還這麼詳細,怕不是裝了監視?那簡直比住宿舍時期還恐怖啊。


「是的。」欲星移還刻意壓低了點嗓音強調,「鰲千歲畢竟是王的小弟,王可真沒有白寵他啊。」


「……!」低音帶來的陰森感很有效的令北冥觴不禁打了個哆嗦。


「啊對了,」欲星移話鋒一轉,「不知道這樣的解釋有沒有回答太子的問題?」


「厄……嗯……」靠北!太可怕了吧這個監控狂!!真不會太變態了嗎!?北冥觴光想就覺得很恐怖…如果小叔真的跟父親沆瀣一氣、而父親都如實告知欲星移、甚至是真的在小叔家裡裝了監視器……真不敢再想下去。


雖然他本來就沒有要真的爭取去跟小叔住,只是想逼逼師相罷了。

尤其大一時兩人怎麼說也算是某種程度的合作關係,他還靠打小報告賺了不少零花錢,如今卻連這點事都刻意瞞著他……

可是現在想來就覺得慶幸啊,真去住那還得了!?


「那臣有無任何說明得不夠清楚的部份呢?還請太子不吝批評指教。」欲星移繼續補充,「需要繼續聽他下午晚上的行動嗎?」


「不用了!」太可怕了好麼!北冥觴現在只想早點掛了電話!


「這樣啊,那希望之前沒有引起太子的誤會與不滿。」欲星移不忘補上一句,「那太子還有任何需要嗎?」


「沒有!厄…我要…掛電話了。」真不想跟這變態再多說一秒。


欲星移很刻意的裝出溫柔的語氣:「好的,有任何需要請隨時致電臣。祝您一切順心,再見。」


北冥觴顯然是連招呼都不敢打就怕的急著掛了電話。



「哈。」才剛掛上電話,欲星移就忍不住笑了,「太子真是個好孩子啊~」


居然信以為真了?要換作是跟夢虯孫撒這種拙劣的謊言,怕是聽沒兩句他就笑聾他了吧。

自己小叔是個怎樣的人,都還比他這個外人更不清楚…講難聽點,活該被唬成這樣一愣一愣的啊。


果然是夢虯孫小報告打得太少,太子這一年來的歷練肯定連夢虯孫的三分之一都沒有。

欲星移不禁感慨,這風水輪流轉可不能怪人啊太子殿下。


「師相……」北冥封宇目睹眼前的摯友剛玩完自己大兒子,心情略感複雜。


雖然這幾天他根本沒有接到小弟皇淵的任何聯繫,因此他很清楚師相所言全是瞎掰的……但師相你這樣繼續給自己招黑好嗎?


「至少這樣太子就不會再反對此事了。」欲星移知道北冥封宇在想什麼,「也不會對王的安排有什麼意見了。」


一堵太子的嘴、二給王做白臉、三令兄弟和睦。

多好啊不是嗎。



「……」北冥封宇此時只慶幸好險眼前這個人是友軍啊。「只是皇淵今天也還沒有聯絡。」


「不急,這幾天想必是玩瘋了吧。」也只有天真的太子才會相信那種破綻百出的北爛故事,用膝蓋想也知道這倆八成一拍即合沒日沒夜的吃吃吃玩玩玩,電話打去還不見得接呢,還指望他打來?「依臣判斷,千歲為夢虯孫『收買』的可能性很高。」


「這樣沒問題嗎?」雖然北冥封宇也這麼覺得,畢竟皇淵一直都很喜歡跟夢虯孫在一起。比起幾位姪子,他更要疼這表弟也跟他更親,以前只要放長假兩人基本都膩在一起吃喝玩樂。


「有王在,臣自然放心。」只要兩人統一陣線,還需要擔心什麼呢。


鱗王身為鰲千歲的長兄,總是有理由與小弟各種聯繫。

甚至,真要像太子想像的裝個監視器什麼的,也不是什麼做不到的事啊。


「師相…有時候,本王真覺得你…有點…」北冥封宇斟酌著字眼,「……恐怖啊。」


差一點就要把恐怖讀作變態了,好在出聲前趕緊改口成功。

故意引導觴兒這麼想,其實就是真想過這麼做吧……


「唉,看來真是臣作人失敗哪。」其實欲星移會不知道摯友本來想說什麼嗎?他轉過身去,很小聲的喃喃自語:「彼此彼此。」


真不知道是誰讓北冥華當個STK跟拍魔人各種照片都拍給自己看、還拉著他說快看啊師相觴兒今天造型好帥或是睡得好甜好可愛啊的。

要說別人之前,先看看自己手機裡面已經有多少兒子們生活照了好麼,尤其是那個「觴兒」資料夾有多肥現在又多了多少分類。

這也才外宿了幾天。


「嗯?師相,你剛才有說什麼嗎?」北冥封宇懷疑是不是聽到了自己被吐嘈。


「沒有。」欲星移看著現在幾乎24小時等待華兒回傳各種照片、且只要一閒下來就開始滑手機欣賞兒子照片的北冥封宇,這般無自覺的兒子控可沒資格說他啊。「臣要繼續工作了。」


「嗯。」北冥封宇點點頭,打開了剛才被關掉了的手機。


兩人終於都可以繼續好好工作了。



雖然才安靜不到十分鐘北冥封宇就又拉著欲星移強行塞給他看二兒子傳來的照片並吹爆自己兒子們多帥多可愛今天的穿搭多有型。



……依舊是和平的一天。


<・)))><<


<完>


敬子控慈父與弟控哥哥 (〃 ̄ω ̄)人( ̄︶ ̄〃)  




※裏設定(咦):

鱗王希望觴兒住宿時節儉一點、融入同學中,所以沒給他能狂浪的錢…

結果欲星移以此引誘太子打小報告從他那兒賺外快www

這就是阿觴這一年來瘋狂給夢虯孫打小報告的主要理由XD


其實鱗王也跟夢虯孫提了類似的事(不過主要是感謝他照顧與監督觴兒),但虯比較不好意思拿這種錢…

(鱗王是敬愛的長輩+他覺得靠出賣別人賺錢是很LOW的一件事,不想跟太子同流合污(喂)

只有比較大的事情他才會通知家長……大多時候則是自己動手處理XD



评论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