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龍崁

專營《金光布袋戲》角色「乞羅八景.夢虯孫」相關~(´▽`ʃ♡ƪ)         

此處的最高宗旨就是要寵龍子!!ヽ(✿゚▽゚)ノ            
目標是就算有刀也會發糖中和的(๑•̀ㅂ•́)و✧

© 寵龍崁 | Powered by LOFTER

【北冥皇淵&夢虯孫】室友 02:網路的力量


※無CP、親情向、OOC、略KUSO。 原劇太虐的抒壓產物。    

※只是想寫表兄弟好好相處。(*´ω`)人(´ω`*)

※藍色週一~大家輕鬆下~*ଘ(੭*ˊᵕˋ)੭* ੈ✩‧₊˚


※背景:現代PARO、世界和平歲月靜好、大家感情都還不錯。

※王相家長組對孩子們寵溺+想監控XD


※這章主角們沒啥戲份(欸

※王相&阿觴搶戲www


第一章傳送門:

http://qragon.lofter.com/post/1d0cadb4_12e5e4b6


第二章:網路的力量

是說這章一直不知道取啥名好



夢虯孫努力給自己心裡建設後,刷起了網,想至少知道一下災情延燒成什麼樣了。

「……」結果手機愈划眉頭皺得愈深。


先不提魯蛇們的塑料友情……那個確實有點尷尬,他能理解。

但…腐女們真的是…好可怕啊……連他這個資深鄉民都覺得抖。

雖然也不是沒看過這類東西,但當自己是當事主角時,就沒法像以前一樣只是覺得好笑了。



「怎麼了?」北冥皇淵注意到表弟一直在刷手機,好奇湊上。


「看到鬼!你別嚇我…」夢虯孫趕忙拎起手機,「專心開車啦你!」


「這紅燈有90秒啊。」北冥皇淵指了指路口慢悠悠的小綠人。「看你好像心情不好,才剛放假就想同學們了?」


「……不是。」夢虯孫猶豫了會兒,決定還是確認一下好了,「是說你平時常上網嗎?」


「不常吧…」其實他一直都不是很會用那些先進的科技產品,但不好意思承認。「怎樣了?」


「沒事,那樣很好。」至少他應該不會看到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吧,希望啦。


     ※     ※     ※


「……」欲星移忙中偷閒刷著夢虯孫學校的論壇,簡直哭笑不得。


本以為只是很普通的接送,居然可以鬧成這樣。

那些加工影片傳著傳著,甚至已經進化出「車震版」、「豪宅版」、甚至「野砲版」了。

尤其兩人還是表兄弟關係,這點更是被以「禁忌之戀」、「悖德愛情」等等逼逼個沒完。


「師相,怎麼了嗎?」鱗王看著對方那複雜的表情,擔心起來,「夢虯孫不要緊吧?」


「啊…稟王,他沒事。」欲星移真不知道該不該告訴鱗王這事兒…畢竟其中一個當事人是他小弟……他是有權力知道,但……


欲星移才正猶豫,鱗王就接到了大兒子北冥觴打來的電話。

鱗王順手就開了免持以便互相分享孩子們的情報,這算是他們之間的某種慣例了。


「爸!小叔跟夢虯孫是怎樣一回事???」北冥觴劈頭就是強烈的質疑。


「!」欲星移一聽就繃起了神經。雖然不訝異於現代孩子馬上得知網上資訊,但沒想到他會這麼快打來還開門見山。


「?」鱗王不解,「他們怎樣了嗎?」


「爸你看學校論壇了嗎?」


「嗯?沒有,倒是師相好像在看,怎麼了嗎?」


「唉,我都知道了……」北冥觴聲音哀怨,「爸你有開免持吧?…欲星移,你告訴他。」


「觴兒,要稱呼『師相』。」鱗王糾正大兒子的無禮。


「哼,先看啦。」


既然紙包不住火,欲星移也就默默將手機遞給鱗王,讓他趕緊掌握現況。

當然,腐女妄想那一類比較過火重口一點的,沒刷給他看。


「……?」可是這樣反倒讓鱗王不明白重點何在。「剛才師相給我看了……怎樣了嗎?」


「爸你看了還不知道怎樣?」北冥觴覺得不可思議。「別敷衍我,你一定根本沒看對吧!」


「厄……」這怎麼回事啊,鱗王看向師相求救。


「唉。」欲星移只好挑了一個相對沒那麼重口的初基影片給鱗王點開。


「……」看著影片,鱗王終於知道剛才師相為何表情複雜了。


看著自己寵溺的小弟與疼愛的摯友堂弟那連他都簡直快要懷疑有了一腿的影片,比師相要更單純的他,表情也比師相要更複雜的多。


「爸,你剛才在看嗎?」北冥觴有聽到一點聲音,「現在全宿舍…不,全校大概都知道了吧。」


「……」鱗王真不知道該做何反應。

「……」欲星移也在思考該怎麼跟他解釋這件事。


「你們為什麼都不說話?」


「厄…你叔跟小夢是無辜的……」鱗王也不知道該說啥好。


「嗯…我以師相名義擔保,他們…並不是……」欲星移斟酌著字眼,希望不要太刺激,「咳,一對情侶。」


「……啊???什麼啊?你們在說什麼……」北冥觴錯愕了一會兒後,才知道他們誤會了,「哎,我才不是指那個咧!我、是、說!」


「…???」鱗王與師相屏息以待。


「為什麼只有他可以跟小叔住!?我卻每天被華弟死纏著,連出門去約會都不行!」他也想跟那個出手大方喜愛請客、還老是帶他們吃喝玩樂、各種悠閒享受生活、重點是還不管事的小叔一起住啊!!


夢虯孫根本沒告訴他,原來是要去跟鰲千歲那個小叔住!

他還以為親戚肯定會是指蜃虹蜺咧!欲星移說好的監控狂呢!


以前都是他各種幫忙打小報告、讓夢虯孫被師相看緊緊,怎麼現在大二了居然風水輪流轉?

不但被父親強制安排了住房方便監管,還得跟黏皮糖似的二(舍)弟(監)同住……


雖然他跟弟弟感情是很好沒錯,但成年人總還是需要點私人空間啊!

現在簡直比住在男宿時還沒隱私!


師相:「……」

鱗王:「……」

王相二人真沒想到原來是要講這件事。。。

…雖然他遲早會知道就是了。


「而且那什麼影片……爸就算了,竟連欲星移都信了?」北冥觴不忘逼逼師相。


其實那些腐向影片根本有大半都是飛淵弄出來的……

也是她去起鬨帶風向才把表兄弟禁忌之愛給燒起來的……

當然,這他不會說的。


那天他也在男宿準備搬家,當時飛淵在外面等,順便跟夢虯孫他們聊天。

就這樣目睹了接送全程,並用她那超高畫質的手機給好好拍了下來。


「……」雖然師相沒信。

「……」雖然鱗王也沒信。


……等等,剛那句「爸就算了」是個什麼意思?

啊還有,要稱呼師相……


「我知道小叔是他表兄,但我也是小叔的姪子啊!」太不公平了,怎麼可以只有夢虯孫跟著小叔過著吃香喝辣幸福快樂的日子?尤其那還是避開了監管的自由生活呢?簡直沒王法啦!


「……」欲星移猶豫著要不要將北冥華的生死問題跟他攤牌。


但不管怎麼說,對於監管,其實他們都不會妥協的就是了。


北冥觴所不知道的是,大一時他努力給夢虯孫打小報告,卻也同時增強了他對監管的戒心與敏銳度。

若非這一年來的「歷練」,或許夢虯孫就連蜃虹蜺都不會懷疑。


至於現在讓夢虯孫與二表兄同住,則是權衡之下的選擇。

鰲千歲確實不是欲星移的人馬,兩人頂多點頭之交,連彼此的私人手機號碼都不知道。

但他卻是鱗王最寵溺的小弟,兄弟倆雖聚少離多,感情終究不錯,偶而也會通通電話聊聊近況。


若想打聽什麼,鱗王開口,鰲千歲就算站在表弟一方而避重就輕,總也會說一些的。

真有大事,也很方便他第一時間聯繫鱗王。


鱗王身為長兄,也能以家訪、家庭聚會等等為由,去小弟那兒看夢虯孫的情況。

夢虯孫對鱗王也沒那麼多戒心。


而王相情報互通,也就是說,夢虯孫依舊在一定範圍內受到欲星移的掌握。

可以說是一種間接與地下化了的監管吧。


「厄…觴兒啊…那個……」鱗王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不斷示意師相救場。


「……。太、子…抱…歉……」欲星移猶豫了下,拿起一張廢紙,刻意揉著弄出了沙沙響,「現在…信號…不好……先掛了再見。」


「什麼?欲星移你也太假掰……」


欲星移裝作沒聽到,隨即掛上了鱗王的手機。


啊……世界又清靜了。:)


<。)#)))≦~~


<完>


二敬這和平的世界~乾杯~(  ̄▽ ̄)[] [](´ω`*)


评论 ( 8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