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龍崁

專營《金光布袋戲》角色「乞羅八景.夢虯孫」相關~(´▽`ʃ♡ƪ)         

此處的最高宗旨就是要寵龍子!!ヽ(✿゚▽゚)ノ            
目標是就算有刀也會發糖中和的(๑•̀ㅂ•́)و✧

© 寵龍崁 | Powered by LOFTER

【北冥皇淵&夢虯孫】室友

※無CP。親情向。

※OOC。略KUSO向。      原劇太虐的抒壓產物。  


※沒頭沒尾。其實我只是想寫表兄弟好好相處。(*´ω`)人(´ω`*)

※有兩句話提到北冥華是個超級兄控。


※現代PARO。

※背景:世界和平歲月靜好。大家感情都還不錯。

※王相家長組對孩子們很寵溺又滿想監控的XD


※一些稱呼很難改就不改了(喂



「夢虯孫也沒抽中宿舍。」鱗王剛掛上大兒子北冥觴的電話,便轉告了師相這個情報。


按照學校規定,大二以上學生的宿舍必須用抽籤的,沒抽中的人就只能自己想辦法了。


「也好。」欲星移輕笑。住在外面,某方面來說可謂更好控制。


「乾脆幫他租間房子,讓觴兒也一起住好了?」鱗王覺得這真是一石二鳥!讓這倆孩子同住,既能互相有個照應、也可以彼此監督。


「二皇子不會同意的吧……」欲星移含蓄的吞下了「夢虯孫也不會」這句話,雖然讓他們同住確實是方便同時監管,但各方面來說都不好做得這麼明顯。


「啊,也是…!」鱗王回想起華兒在得知大哥要出外住校時那簡直一哭二鬧三上吊的崩潰就打了個哆嗦,當時可是用「等你大哥升二年級就讓他跟你出來單獨一起住」這個藉口引誘他忍耐、加上每個週末大哥都會回來跟他同床睡才好不容易安撫了他。


王相都不敢再想如果安排北冥觴與夢虯孫同住,那個努力忍耐了一年的兄控北冥華會有什麼反應。

…嗯,那北冥觴的部份其實也沒別的選擇,就這麼定了。

至於夢虯孫……


「對了,鰲千歲不是也住在那附近嗎?」欲星移突然想到這號人選,鱗王的親小弟,算自己人,但又有點距離,不會給夢虯孫「監視者」的感覺,相當合適。


「是呢!皇淵的話,或許……」鱗王其實也知道師相在暗示什麼。而這對表兄弟其實感情還不錯,皇淵又與蜃虹蜺不同、不屬於欲星移的人馬,夢虯孫答應的可能性很高。


畢竟在外租屋是個很現實的問題。

如果要接受「家長的施恩」、住便宜甚至免錢房子,那等同人身自由被監控。

如果選擇自由、自己搞定外宿問題,則是要面對「現實的考驗(錢)」。


而這種「住在親戚家」的隱藏選項,有時就成了最好的特殊解。

尤其當這個親戚「不算是家長的人馬」時。


鱗王隨即聯絡了小弟,看他願不願意讓夢虯孫過去住。

一人獨居已經悶得發慌快長霉了的北冥皇淵想到終於有人可以來陪吃陪玩、還是那個活潑可愛的好表弟夢虯孫,一秒答應。


「成了?」其實欲星移看鱗王的表情就知道了,只是鱗王似有一絲落寞。


「嗯,皇淵答應得很乾脆。」鱗王雖然感到開心,卻也嘆了口氣,「他果然是太寂寞了哪…唉想想這也是我不好,一直沒時間好好陪他…」


「諸事繁忙,並非王之過。」欲星移安慰道,「以後有夢虯孫相陪,相信千歲不會無聊的,請王放寬心吧。」


「也是。而且他說不收房租,只要有人能幫忙打掃就好。」鱗王想著自己寵溺的弟弟與疼愛的孩子相伴,真美好啊~很快就振作起來,「那夢虯孫那邊就麻煩師相了。」


「是。臣馬上辦。」欲星移隨即提起手機狂CALL。



「臭墨魚!你幹麻?」在第N次掛掉與鈴響之後,夢虯孫不耐的接起電話。


「找到房子了嗎?」知道他沒啥耐性的欲星移開門見山。


「關你屁事。」夢虯孫知道沒抽中宿舍的消息一定是北冥觴透漏的,「先說好,我可不要你暗中施捨明著監控啊。」


「哈,你想多了。」欲星移在心中偷笑,堂弟的直覺真準啊,「是王要我轉告,鰲千歲那邊有空房間。」


「啊?」怎麼突然扯上他,夢虯孫一時反應不過來。


「千歲就住在你學校附近而已,XX路,你知道的吧。」欲星移不忘補上殺手鐧,「他說你幫他打掃當房租就好。」


「…!」這個「交易」對窮學生來說,還真的十足誘人!尤其,有做事,那就不算純粹接受對方施捨了。


北冥皇淵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權貴富二代,房租那點零頭有沒有人幫忙分擔他絲毫不在乎也是很正常的。

而他現在在外面獨居,以前照顧他的鉛老年紀也大了就留在老家,他又不喜歡陌生人進家裡,這大概也是他想找個人幫忙解決打掃問題的原因吧。


夢虯孫快速的在心中盤算著,北冥皇淵與欲星移雖然一個表哥一個堂哥…但他與蜃虹蜺不同,跟欲星移沒什麼關係,估計不會是他安排的監視者了。

至於打掃……雖然也算不上擅長,至少總是會做也能做的吧。


比起辛苦負擔學區附近高昂的房租、或是找個遠離學區的便宜房子每天通勤累趴自己、甚至是接受堂哥的「施(監)恩(控)」…

去跟就在學區內的二表哥住、幫他打掃來抵房租…大概不可能找到比這更好的外宿條件了吧。


「如何?」其實光這一陣沉默,欲星移就知道他一定會答應。


「…好吧。」為了對堂哥裝逼,夢虯孫刻意用了點似是無奈的語氣。


「那就這麼定了,你收拾好東西,就讓他去載你吧。」其實夢虯孫內心的雀躍根本逃不過堂哥的利耳,但欲星移裝作沒聽出來。「後續的聯絡之類你也自己搞定吧。」


「嗯。拜。」畢竟欲星移跟北冥皇淵並不熟,連他的私人手機都不知道,夢虯孫其實大概有八成七是衝著這點的。


     ※     ※     ※


當北冥皇淵開著超級高調且風騷無比的跑車來接人時,夢虯孫當下就後悔了。


就這樣開進學校,還大剌剌停在男生宿舍門口、正抱著行李的夢虯孫前面、大聲喊著好表弟我在這……


幹…這下全宿舍都知道他乞羅八景夢虯孫竟有個有錢表哥了。


「厄…生角的啊,說好的你人設是小乞丐咧……」劍無極跟全場所有人一樣目瞪口呆,代表眾人向他開口,「叛徒啊你。」


在場所有人都被那濃濃的超級有錢人氣場給震懾的定身、懵逼、一臉呆滯等無法做出正常反應而安靜不已……

尤其,這有錢人竟是來接那個宛如平民甚至貧民代表、勤儉持家各種節省、特接地氣的夢虯孫的。


「看到鬼……」他這乞丐形象可真不是裝的啊!但眾目睽睽之下,被這樣一個超級土壕開名車接送,是叫他怎麼解釋……


啊現在裝作不認識這個人還來得及嗎?他住那麼近,這些行李直接扛去他家就好…


現在就當他認錯人吧……




……來不及了。

因為北冥皇淵在他恍神思考的時候,下了車,還一把拿起他手上與地上的行李就往後座放。


「好表弟,你怎麼了?」北冥皇淵完全不知道夢虯孫為何愣住了似的,「行李不可能只有這些吧?我跟你一起上去搬?」


「……」夢虯孫抹了把臉,算了,木已成舟,還能怎樣呢,「沒了。」


「啊?」北冥皇淵納悶,什麼沒了?總不會是說行李吧?


「我行李就這些了……」雙手一攤,他本就個兩袖清風的小乞丐啊,是能有多少東西。


「真假?你東西也太少了吧。」北冥皇淵回想,他當年搬宿舍,還叫了輛小卡車呢!本來還想說反正開跑車來回花不了多少時間大不了再回來載,沒想到連後行李箱都用不上。「那,上車吧,我們回家♪」


「嗯…」夢虯孫茫然的開了車門,坐上副駕駛位,一直在分神思考之後上課時到底要怎麼跟大家解釋他絕對不是唬爛大家的騙子或影帝、更不是平民們的叛徒。


而在場眾人直到被跑車尾氣甩了一臉後,才紛紛從鴉雀無聲的現場暴動起來。

「幹!夢虯孫你這叛徒——」

「TMD混帳騙子啊!!」

「什麼乞丐!原來是杜拜來的!!」

「他表哥那車比我家房子還貴吧!」

「而且那表哥說『回家』啊!他要去住豪宅啊啊啊!」

「可惡——我竟信了他說什麼去親戚家住!!」

「厄,表哥確實是親戚啦…但居然是土壕!幹!」

「不只壕!還高富帥!!馬的!欺人太甚!」

「聲音還很磁性!靠北…我聽到我女神說她耳朵差點懷孕…幹!」



不只是男宿現場,其實當下學校論壇也把這件事刷爆了。

除了魯蛇們激烈的譴責、赤裸裸的忌妒、被背叛般的怨念外,也有許多據說成了一見鍾情表哥粉的女同學們各種維護著。


自然也少不了腐女們對這對乞丐與土壕表兄弟的YY。

後來甚至還出現加工的影片,用豪華濾鏡圈起那高富帥的表哥,體貼幫忙拿行李的動作更是附上了許多愛心,最後的上車回家更是被加工得宛如少女…甚至BL漫畫一般。

夢虯孫當時恍神的表情也被補上許多如害羞濾鏡、臉紅心跳等加工,不知道的人怕會真以為這是哪對恩愛的男同志情侶。



夢虯孫萬萬沒想到,省了房租、少了監視、多了舒服的新家,卻是換來這種身敗名裂(?)般的結果……


畢竟也算個鄉民,他知道,這下大概有好一陣子都不宜上網了。


<完>


敬這和平的世界~乾杯~(“ ̄▽ ̄)-o█ █o-( ̄▽ ̄”)/


评论 ( 13 )
热度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