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龍崁

專營《金光布袋戲》角色「乞羅八景.夢虯孫」相關~(´▽`ʃ♡ƪ)         

此處的最高宗旨就是要寵龍子!!ヽ(✿゚▽゚)ノ            
目標是就算有刀也會發糖中和的(๑•̀ㅂ•́)و✧

© 寵龍崁 | Powered by LOFTER

【硯寒清&夢虯孫】為官


※個人腦洞開很大的…硯寒清與夢虯孫初遇的故事。

※嚴格來說(還)沒腐。硬要說CP的話是硯虯(硯寒清x夢虯孫)。


※私設如山。大概有年齡操作(?)

※不要在意奇怪的細節,反正就是劇情需要(ㄍ



※520表白一下夢虯孫!: ♡。゚.(*♡´◡` 人´◡` ♡*)゚♡ °・



「硯寒清,你已經有打算應徵哪一官職了嗎?」第一階段的篩選已經結束,午硨磲接著就是要按照大家的成績一一詢問,以便安排後續進一步的考選。


「回秉右文丞大人,尚未決定。」硯寒清老實回答,其實他甚至還不是很清楚宮內到底有些什麼職位。


「噢,那也沒關係,我帶你到處看看好了。」午硨磲再度查閱硯寒清的資料後,發現,「其實以你的家世與成績,選什麼應該都可以…」


「謝謝大人。」硯寒清心想的卻是能選個閒職就好了。


右文丞就這麼帶著硯寒清一一認識宮內環境以及說明幾個重要的官職。

但或許是因為鮫人大多志向遠大,硯寒清想混到的小官位已經被自動篩選除去了。


「啊抱歉,硯寒清,我有點急事要先去處理…」右文丞在個小官通報後轉向硯寒清,「要不然你就自己先逛逛好了?半個時辰後同樣這裡見!不好意思啊~」


「好的,大人慢走。」硯寒清雖然心想著可以這麼隨便嗎…但既然大人都那樣說了…就這樣吧。


至少在不亂闖的情況下走走晃晃還是可以的吧?

正好去找找有沒有什麼低調的小官位。


「唉,這皇宮…怎麼這麼大呢……」走了段時間,硯寒清有些汗顏,真有點繞昏頭了,希望待會還回得去。


突然一抹小小的藍色身影入了眼。


「嗯?小孩子?」皇宮可不是誰都能進入的,但以那孩子的服裝來看,也不像是皇族或高官的小孩哪…?


也不知道是眼花了還是怎樣,好像覺得那孩子頭上有個什麼亮亮的東西…

硯寒清好奇之下,不自覺的跟著走。


一邊想著不知道這孩子是哪來的,一邊跟隨,直到…「好香的味道……是御膳房麼…?」


結果才恍神了下,就發現已經不見小孩的身影,「啊糟糕,剛才是怎麼走的……」


硯寒清只記得自己從哪個方向來,但皇宮這麼大又錯綜複雜,要回去剛才的地方恐怕也是困難。


「喂,你也要吃嗎?」突然身後傳來軟軟的童音與撲鼻的香味。


「嗯?」原來是剛才的小孩,手上還多了幾顆包子。


「你是不是也肚子餓了?」小孩咬了一口包子問道。


「厄…」硯寒清還來不及否認,肚子就剛好叫了一聲。


「哈,果然,這個給你。」小孩將一顆包子遞上。


「謝、謝謝…」硯寒清有點尷尬的接下,雖然不知道能不能拿,但只是一顆包子,應該還好吧?就算真要賠償,也是賠得起。


才想著,御膳房內就傳出聲音。「啊——東西怎麼少了?」


「不好!」小孩驚覺已被發現,還順手抓了硯寒清一把,「喂!快跑!」


「耶?」硯寒清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被小孩拉著手一起跑了。


「等等——」後面有個人從御膳房出來,對著他們喊。


「快逃!」小孩用力扯著硯寒清。


結果有些心虛的硯寒清就這麼跟著那個小孩逃亡起來。



直到剛才的人已經沒有追來。


「呼…呼……哈,甩掉了。」小孩笑了。


「……」硯寒清這才覺得有點尷尬,自己就這樣跟著這個小孩跑了,連發生啥事都不知道。


「你要喝茶嗎?」小孩拿出葫蘆,喝了兩口後,遞給硯寒清。


「厄…」剛才一跑,也確實是渴了,尤其,怕跑廁所,他今天一直沒怎麼喝水。「謝謝……」


好香。

這是硯寒清第一個感想。

還沒湊近,那撲鼻茶香就令人精神大振了。


淺嚐入口,倒是意外的苦!

硯寒清不由得皺眉…要不是剛才那孩子自己有先喝,他一度懷疑是不是什麼陷阱(?)

不過,入喉數秒,卻是整個回甘的特殊香味湧上,意外的通體舒暢。


「嘿嘿,很香又很好喝對吧?」小孩衝硯寒清笑了笑,「這是我最喜歡喝的茶!你可以再喝啊~沒關係的!」


「嗯,謝謝你。」第二口,有心裡準備,比較習慣那苦味後,發現這茶還真是不錯。


不過,這還真不像是小孩子會喜歡的東西啊。

一個孩子怎麼會喜歡這種入口這麼苦的茶呢?真有意思。


「喂,我好像沒看過你,你是新來的?叫什麼名字?」小孩問到。


「厄…是的,我今天是來挑選任職職位的…」硯寒清將葫蘆還給小孩,老實回答。「我叫硯寒清。」


「我是夢虯孫!」小孩拍拍自己胸口,「你想當什麼?師相嗎?」


「怎麼可能啊當然是選個輕鬆……厄沒有啦。」硯寒清一不小心脫口說了真話,立刻打住。


卻沒想到小孩笑了出來。


「哈哈!就是說嘛!師相哪裡好了!」


「……欸?」硯寒清相當訝異。


「那些討厭的鮫人都想當師相,我實在不知道那有什麼好。」夢虯孫鼓起臉頰。


「嗯……」這是硯寒清有生以來第一次聽到別人說出這樣的話。


「耶?你也這樣認為?」夢虯孫睜大眼盯著硯寒清看。


「厄……是…是的…」硯寒清很小聲的回應。


「哈哈!你不錯啊!!」夢虯孫笑開了拍著硯寒清。


好像太陽一樣。

這是硯寒清對夢虯孫這孩子的第一個想法。


開朗,溫暖,親切。

還有剛才面對陌生人依舊無私的分享。


多久沒有體會到這種感覺了呢?


硯寒清不禁想到了自己家族……

光是不小心說出自己只想隨便找個小小官職做,就已經被家人甚至全家族唸到臭頭了。


大家永遠只會要他以師相為目標努力,彷彿人生若不朝此前進,就了無意義。

硯寒清相當敬愛自己的父親,但他不想按照父親的期望去挑戰師相位。


「民以食為天!大家都要吃飯才能活下來,憑什麼御膳房的人就比不上師相?師相難道就不用吃飯?」夢虯孫拿著包子啃了一口邊說,「你說對吧?」


「是啊…」硯寒清一直覺得,人生不用去追求什麼高官奉爵榮華富貴,只要日子過得下去、平安快樂就好。


就算眼前的孩子說得恐怕只是天真的童言童語,硯寒清依舊覺得那很耀眼,並且十足認同。


要是自己家族的人們也都能這麼想就好了…至少,別總想著逼別人做不喜歡的事嘛…


「那些鮫人真討厭對吧,」夢虯孫似是感受到硯寒清的情緒一般,「只會對人指指點點,淨出一張嘴。」


「出了什麼事又都躲在後面…」硯寒清很少將抱怨說出口,但被說中了心事的他還是忍不住開口。


「就是說嘛。」夢虯孫似是想到了什麼,突然有點鬱卒似的,「總是擅自幫別人安排、還有做決定,也不管人家想不想要。」


「……?」硯寒清一時不知道夢虯孫是在說他、還是自己的事。


「尤其是那個師相!欲星移根本就是尾臭墨魚!」夢虯孫突然拍了一下地板。


「!?」硯寒清其實對鱗族師相非常陌生,也不知道這孩子是指政事還是他們有什麼私仇。


「那傢伙最討厭了!對吧?」夢虯孫轉過頭盯著硯寒清問道。


「厄…」硯寒清從各種角度來說都不知道怎麼回答這個問題。


論政,師相手腕雖有引人詬病之處,卻是極為傑出的。但這問題總是敏感,對於想要低調度日的他來說,是最不願談論的話題之一。


論私,他連當今師相長什麼樣都還不曉得,對於這樣完全不認識的人,自是無能給出什麼感想。雖然就算認識,他也不想評斷就是了。



好在話題一下子就換了。


「對了,那你有決定當什麼了嗎?」


「…還在考慮。」硯寒清鬆了口氣。


「欸,乾脆你來當吃吃官好了~」夢虯孫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


「吃吃官?」有這種官職嗎…?


「就廚房都會送菜過去給那吃吃官吃啊~」


『試膳官麼…』硯寒清想著。


「每次我想先吃一點都會被唸,如果是你,就可以分我一點的吧?」夢虯孫一臉期待。


「試完才可以吧…」汗顏。


「反正吃吃官那個老頭,好像說也要退休了~」夢虯孫比了個OK手勢,「如何?」


「要先問問看右文丞大人才行。」硯寒清老實回答。


「午硨磲喔,哈,那應該沒問題!」夢虯孫想著那個好說話的老好人就笑了,「就算一開始不行,你稍微堅持一下,一定可以!」


「……我會試試。」硯寒清覺得夢虯孫似乎很了解右文丞。



「對了,我可以喊你一聲硯哥嗎?」夢虯孫抓著硯寒清眨眨眼。


「嗯?可以啊…」向來低調很少直盯人的硯寒清這時才把夢虯孫看了個仔細,這孩子在額頭上方一點處…竟有根藍色的角!


「哈哈,以後我會常去找你的~」夢虯孫抓著硯寒清的手握了一下,「多指教啊!」


「請多指教。」硯寒清不禁盯著角看,猶豫了下,決定還是問問,「對了,你…」


「啊!我該走了~」結果夢虯孫遠遠看到右文丞,便決定先溜為快!「下次見~硯哥!」


「厄…」結果還來不及問,人就跑遠了。



「唉……」午硨磲慣例的嘆氣邊走來,「啊,硯寒清,抱歉啊,剛才丟下你。」


「無妨。大人有正事,在下自便也可。」硯寒清回想起右文丞先前突然離開,該不會就跟夢虯孫有關?


「那,你有想好要什麼位子了嗎?」午硨磲開門見山。


「試膳官不知是否方便…?」硯寒清試探性的詢問。


「欸?你是鮫人吧?」午硨磲很驚訝,竟有鮫人會以此為首選。


「實不相瞞,在下體質對毒物敏感,希望能以此為海境貢獻一份心力。」雖然主要是想混口飯吃罷了,但對毒物敏感卻也是實話。


「嗯…可以是可以…這樣剛好還能讓他早點退休呢~」午硨磲想著那個總被龍子偷吃給整慘的老試膳官。


『夢虯孫的情報是真的啊。』硯寒清默默感謝著他。


「而且你也擅醫術,是挺合適的。」午硨磲補充,「這個位子是太醫令的一員,也是唯一橫跨至御膳房的太醫職。」


這倒是頭一次知道……不過硯寒清覺得無妨,是個能勝任的小官就好。



「右文丞大人,不知能否能冒昧請教一個問題?」硯寒清從剛才就一直猶豫該不該問……


「嗯?你說說看。」


「在下剛才有看到一個孩子,」硯寒清指指額頭上方,「在這裡有根藍色的角…」


「龍子!他在哪?」午硨磲聞言大驚,反射性地抓住硯寒清的手臂,「快告訴我!」


「欸?什麼龍…」真沒想到右文丞反應會這麼大,而且,龍子是什麼?


「啊,你不知道嗎?」但午硨磲剛才就是離開去找龍子的,如今有消息自是該先把握,「不過還是先告訴我他在哪裡!」


「這……」硯寒清擔心這會不會給那孩子帶來麻煩而遲疑,尤其他剛才還偷了包子吃。「抱歉,能否先告知在下,那孩子到底是什麼人…?」


「唉,這該如何解釋好呢……」右文丞一時梗噎,「是不是他又闖禍了?要剛好看到的你保密之類的?」


「厄……」雖然沒有要他保密,但還真是八九不離十。


「唉,如果你是擔心他受罰,放心吧。」右文丞搖頭嘆氣,「要罰也是罰我們吧……」


「……!」硯寒清還真沒想到,「那微臣豈不連累大人了?」


「厄,也不至於啦,其實大家也知道,龍子一直是那樣的…就象徵性唸個兩句吧…」


「看來,『龍子』的身份地位相當尊貴,是在下有眼不識泰山了。」硯寒清不禁覺得奇怪,這樣身份地位的孩子,為何會有剛才那番不屑名利似的發言?


「其實,以前海境並沒有龍子位…是一年多前,由師相特設的,僅只給他一人。」右文丞解釋,「龍子是……混血,鮫人與寶軀的後代。本來是…被丟在關外的。直到師相佐證他那虯龍角代表遠古尊貴的虯龍血統,才將他接回宮,並冊封為龍子。」


『混血賤族!』硯寒清知道右文丞不願套入這難聽的詞彙。


「對了,你之後也要入宮,先跟你提醒一下好了。」右文丞意外地發現,硯寒清對於混血似乎也沒有特別反感,或許是因為認識在先吧…「龍子雖然沒有實權,位階卻差不多只在王相之下了……而他們也都滿寵龍子的,所以你不用怕龍子真的被怎樣啦。」


硯寒清驚訝,這還真是神奇的際遇啊,從最最低下的賤族,直接翻身成了接近一人之下的存在。

感覺可以想像那個奇妙的態度是什麼原因了。


「啊對了,龍子是師相的堂弟,所以稱呼師相時,可能會…比較……」午硨磲斟酌著詞彙,「『自由』一點,你別介意。」


「在下明白了。」硯寒清覺得自己或許該捏把冷汗,剛竟有點兒跟著小孩子批評起權貴了,卻沒想過對方的身份居然這麼高大上,甚至還是師相的親戚。


『難怪他會稱師相為臭墨魚……』硯寒清邊想邊慶幸剛才話題一下就帶開了。雖然不知道是公仇還是私怨,但總是人家弟弟,不算是外人。


「所以可以告訴我他在哪裡了嗎?」午硨磲隨即又補充,「不管是打壞了東西還是又跑去偷吃啥都無所謂啦,只要他人還好好的就都好說。就算真闖出什麼大禍,上面也有師相在。師相雖然喜歡捉弄他,其實真的也是很寵他的。」


「原來如此。」常被捉弄所以討厭堂哥麼?竟是這麼單純的原因啊。「龍子剛才大概是看到您,就先跑掉了。」


「唉,果然嗎…」午硨磲嘆氣,「對了,你是不是也有吃什麼啊?」


「!!」剛才吃得肉包味被發現了嗎?


「啊,沒事啦,反正一定是龍子塞給你的吧…」午硨磲完全可以想像,畢竟他也常常被塞。


「是…真不好意思。」硯寒清趕緊補上一句,「可能尚未試菜,但微臣能肯定沒有問題,不用擔心龍子。」


午硨磲看他竟突然這麼自信…「對喔,你剛才說你對毒物敏感是吧?」


「是,因此請大人放心,龍子剛才吃得食物是安全的。」硯寒清認真回答,剛才的肉包確實沒有任何毒物反應。


「那就好。」午硨磲覺得硯寒清也是關心龍子的,便決定透漏一點,「雖然毒殺應該也不大可能成功就是了。」


「?」八卦的味道。


「其實龍子才冊封不久,就出過事了…」午硨磲皺眉,「他的身份畢竟特別敏感,也有很多人看不慣他一個混血突然被抬升至如此高位。」


「對那樣一個孩子出手…?」硯寒清想著那個如太陽般溫暖的夢虯孫…竟有人如此狠心?


「嗯,在他的御膳中下毒。」午硨磲暗示這是他剛才擔心的主因,「當時還是師相親自以純血鮫人之血去救…當然事後也徹底查辦了兇手與其勢力、並升高了安全層級,因此現在幾乎沒人敢明著反對了就是。」


「那看來試膳官一職非在下莫數了。」硯寒清雖不是很清楚宮內存在什麼樣的鬥爭,但對這樣一個可愛的孩子出手,他還真不能接受。


「你願意接下這位子也是好事。」午硨磲感到欣慰,「抱歉,跟你說了這麼多。」


「不會,在下反而要感謝大人,」硯寒清認真回應,「知道一點也好,畢竟總是把關者。」


「那麼關於後續考選與交接事宜,會由太醫令與御膳房直接負責。」午硨磲將資料交給硯寒清,想著對方的好成績,「相信你沒問題的。」


「謝謝大人。」硯寒清收下後,禮貌的一鞠躬。


「那麼以後請多指教。」午硨磲想著硯寒清對龍子友善的態度,伸出了手,「如果你還有什麼需要、或是什麼時候看到龍子了,再跟我說一聲吧。」


「不敢當,是在下…微臣要請大人多指教了。」硯寒清回握右文丞,雖然此時他想得最多的是,初入職場就給上司留下還不錯的印象,算是個好的開始。



硯寒清要到很久很久以後,才會知道,原來今天這場偶然的邂逅,其實遇上了一位改變了自己一生、並讓自己知曉何謂「執著」的關鍵人物。


<完>



一些裏設定。

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寫成文,先丟丟。


  • 硯寒清對「大哥」這詞有反應,是因為曾被龍子這樣喊過。

但其實兩人大概就差個三歲左右而已,硯寒清當時覺得對方是「小孩子」的主因是青春期前後的差距(另,原劇中的夢虯孫,身高上其實也是偏矮的XD)。


  • 欲星移會知道硯寒清這號人物,是因為夢虯孫。

其實師相很關心堂弟的一舉一動(跟本文設定的曾經中毒過也有關係),因此也都有暗中注意他的動向,並調查他接觸過的人事物。

因此才接觸了他老跑去偷吃、常會遇上的現任試膳官硯寒清。



评论 ( 4 )
热度 ( 12 )